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江湖淫侠小传
江湖淫侠小传
江湖上因天兴门的悬赏令胡天福被四处追缴,他心想扬州怕是待不长了,都说扬州出美人,自己来这几日未曾得手一个反被人追的狼狈不堪,不免心中郁闷。不过,在追缴他的队伍中到有一支让胡天福眼前一亮,这支队伍有三人,两女一男;男子面容倒算俊秀,身穿一身素白衣裳,手拿一柄长剑,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扮相,只不过他谈笑间总有股谄媚之态,让人生厌。两个女子一大一小,上身白衣打底外罩一件青色薄纱衫,下身着一条青色长裙,青丝垂肩,肉嘟圆脸,一双大眼灵动有神,笑起来一对梨涡尽露孩童般稚嫩可爱。大的女子约莫十八九,鹅蛋脸上朱唇赤红,眉心一颗红砂痣,丹凤眼笑起来时眯成缝,说不尽的妩媚风流;她身材曼妙,身着红衣红裙,腰间系着一根长软鞭,一身装束不显侠气反添了几分勾人的媚态!

  胡天福在无意间窥见红衣女子的香囊中有销魂香,此物乃男女承欢时助兴之物,胡天福心下暗笑,此女狐媚之态,果真不是良家女子,该着自己好艳福,找个红衣女独处的时机自己现身,拿言语挑逗几番定能得手!胡天福以极高的轻功暗中跟了三人半日,不多时,三人行至一片丛林小路,红衣女子忽然驻足对另两位说道:“师弟师妹,我去方便方便,你们也歇息一下吧。”说罢女子便朝林中走去。胡天福看着红衣女子走路姿态倒觉奇怪,她既没有女儿家的莲步轻移,也没女侠般的步履沉稳,双脚微开走起路来倒有几分扭捏之感;见红衣女要独自方便,这等大好时机岂能错过,他未曾细想便一个纵身跟了上去。红衣女来到林中深处一颗大槐树前,她没有蹲下方便的意思,倒是靠着大树歇了歇好似在等着什么,胡天福本想等她脱衣方便时现身,没想到这女子竟不是方便,正犹豫要不要此时现身时,忽听见一声“师姐”,胡天福定睛一看,原来是红衣女子的师弟,心下已知不好,今日恐怕又是有得看没得吃咯……

  红衣女子见来人正是等待已久的师弟,娇嗔道:“你这短命鬼,为何这般才来?怕不是刚刚在勾搭小师妹不成才来找我的吧?”

  白衣师弟一脸淫邪坏笑地走近红衣女,连忙辩解说:“我勾搭她作甚,她那里怕是毛都没长齐,怎比得了师姐的芳草地……~”

  红衣女听后不禁捂嘴轻笑,啐了一口道:“呸,好不要脸!她那里长没长毛你看过?”

  “她下身虽看不见,上身却瞧的真切,与我的一般平,怎比得了师姐胸前的一对大肉包子呢!~”说罢白衣师弟用手将其师姐的红衣顺势一扯,那师姐胸前的一对白兔一下子跳了出来,师弟忙将脸凑了过去,连声说:“好师姐,好几日没吃这肉包子了,今日我定要吃个够。”

  红衣女被弄得身子酥软,顺势往树上一靠,浪声道:“~嗯哼~~今日管叫师弟吃个饱,若上面的肉包吃不够,下面的蜜桃一并予师弟吃了……啊~~轻点,那是肉做的,怎经得起这样揉搓!啊~”大槐树上靠着一红衣少女,少女双峰坦露,在她胸前趴伏着一位白衣少年,少年将那对雪白肉球视若珍宝,双手轻抚摩挲,含住肉球上的红石榴慢慢吸吮;红衣女子被弄得身子发软,自己也不甘示弱,一只玉手伸进白衣少年的裤裆里,握住阳物套弄不止。白衣少年身下被套弄的舒爽,气血上了头,不禁手上嘴上变得不似先前般温柔;爱抚变揉捏,亲吻变吸咬,把那对白兔般的双乳压扁揉圆,将那两粒红石榴嘬得挺翘发硬!

  白衣师弟一边手上不听一边对红衣女说道:“师姐,师傅赠你的宝贝可还在洞里待着?不如让它挪挪窝,好让我这条家伙也进去逛逛。”

  红衣女闻言眯起丹凤眼笑着说道:“你自己问问它罢。”说着她便掀起红裙,红裙内竟未穿其他遮体之物,一双白玉般修长美腿,一小片幽黑丛林,让人口水直流;最让人惊奇的是,大腿根处盘着一条小银蛇,此蛇长约三尺,拇指粗细,通体银亮,而那蛇尾五六寸竟插入了红衣女的蜜洞之中,如此淫荡之态让白衣师弟更加兴奋异常。

  原来,这白衣师弟名叫楚风,红衣师姐叫陈曼曼,而那在路边等候他二人的小师妹叫任宣儿,他们三人皆是【银蛇老人】的亲传弟子,因受师命特意下山助天兴门门主捉拿淫贼。这银蛇老人原本是邪教人士,五年前正邪交战时他弃暗投明加入了正派一方,大战结束后他便成立了银蛇帮。而今武林有些资历的都知道,这“银蛇老人”本来叫“淫蛇老人”,加入正派后才改了个正经的诨号。银蛇老人养了一条巨蟒,专吸女子阴元之气练功,被他玷污的女子不计其数,好在晚年功法大成,加上身边有几个娇媚的女弟子,倒是很少出来作恶。

  楚风看着如此淫糜的画面不由得咽了几口口水,对着师姐奉承道:“师傅将这小银莽王都赠与师姐,将来帮主之位一定非师姐莫属,师姐日后还要多关照关照师弟呀。”

  陈曼曼听了此话心中无比受用,说道:“你哪里知道,这个小东西得来不易,我整整陪了师傅与银莽王七天才得来的,之后我在床上修养了半个月才能下地走动。”

  楚风听了此话倒也不惊讶,反说道:“师傅他老人家功力深厚,师姐想必也很受用吧……师弟虽然没师傅功力高强,但我这一腔热血和一根鸡巴今日也要让师姐好好受用受用。”说完楚风便将银蛇拿了下来,一股淫水随着蛇尾的抽出而流了下来,陈曼曼娇哼一声……

  楚风忙把自身衣服脱光,抬起陈曼曼的一条玉腿便将那早已硬挺的肉棒顺势塞入蜜穴中。二人承欢于这丛林中,云雨交欢声此起彼伏,肉体对撞声响彻四周。陈曼曼浪叫道:“好师弟,就是那里……嗯啊~…用力……再深些…啊啊~嗯哼~~”

  楚风一边卖力挺腰一边说:“唔~~好师姐,师弟夜夜都在想你,想你这大白奶子,想你这浑圆屁股,想你这欠日的骚穴,上次见你和陈师兄在厨房偷腥,看得师弟我心痒难耐~~”

  陈曼曼听师弟如此说心内欢喜的很,翘臀也加快迎合着师弟的冲撞。“嗯啊啊~~啊~好舒服~~~师姐要丢了~~好师弟,以后师姐的骚穴任你出入!~~啊啊~丢了~丢了~~啊~~”陈曼曼一声淫叫,身下一股淫水随之涌出,第一次泄了身。

  楚风抱着泄身后瘫软的师姐,将她平放树下,又把一双玉腿左右分开,肉棒对准洞口挺腰没入,不过这次进入的不是蜜穴,而是那一直紧闭的菊穴,进入的瞬间,楚风也不禁闷哼一声:“啊~好紧!~”

  陈曼曼后庭被突击,肿胀之感立马袭来,忙娇怪道:“啊啊~~死人,你要干那里也不说一声~~啊嗯~~啊~~好~好胀~~”

  楚风调整呼吸,由慢到快开垦着师姐的后庭院,嘴上还调戏道:“啊~好爽!~师姐的后门被陈师兄、张师兄及师傅都开过,连那银莽王都曾出入过,今日师弟也来享受享受~”

  陈曼曼刚泄了身却又来了感觉,连声浪叫淫嚎:“啊啊~~好爽~~师…师姐要被你的肉棍子捅翻了~啊嗯~~屁眼子火辣辣的~~~师姐被你肏弄坏了~~啊啊嗯~好师弟,用力~~不行了~~啊啊~”

  二人在丛林里酣战了一个时辰,皆已泄了两次,陈曼曼后庭中浓精横流,蜜穴中也灌满了白汤,但他二人依旧不知足,楚风让陈曼曼双手扶着老树,自己则从背后肏弄,他俩全然忘了还有个小师妹在等他们。这时,小师妹任宣儿见师兄师姐迟迟未归,心中有些焦急,于是便寻到了小树林中,进了林子她便听到交欢之声,但她却未停步,依旧寻声而来。她见到师姐青丝蓬乱,汗水淋淋,双手扶树趴在那里,红衣虽在身上,胸前双乳却被扒了出来,身下红裙被掀到腰间,原本雪白的丰臀上布满了红印。小师妹任宣儿见到如此光景,她立在哪里只怔怔地叫了一声:“师兄师姐,你们……”

  二人抬头一看,发现小师妹在不远处看着他俩,心中这才有了些羞愧,二人忙丢开手准备穿衣,这时躲在树上许久的胡天福突然纵身越出,哈哈笑道:“哈哈哈~一出好戏!银蛇帮师姐弟友爱之极,今日总算开了眼界。”这胡天福在树上看了半晌,后又见小师妹撞破奸情,不免好笑,这才出来调戏几句,他量三人怕丑事暴露不敢高呼。

  三人皆是一惊,师姐陈曼曼厉声道:“什么人?!胆敢辱我银蛇帮!”

  胡天福依旧从容戏谑道:“哈哈~我就是你们要抓的淫贼,只不过这里的淫贼恐怕不止我一个吧……哈哈~~”

  陈曼曼闻言也不废话,解下腰间长鞭便要攻向胡天福,而师弟楚风也随即而动,立马去捡地上的长剑,小师妹任宣儿也拔剑而出。胡天福见此微微一笑,一个鬼魅身法来到三人近前,各朝三人嘴里弹进了一颗药丸,三人躲闪不及更来不及吐出,小药丸已经入了腹中。胡天福故作高深地说道:“你们已经吃了我的七虫钻心丸,三日内若无解药恐遭七虫钻心而死。”刚丢进三人嘴中的那是什么毒药丸,不过是胡天福急中生智将怀中未吃完的糖丸丢进了他们的嘴里。

  三人听后先是一愣,陈曼曼反应极快,立马跪下说道:“晚辈不知前辈手段,冒犯了前辈,望请前辈看在家师情面上绕我等一次。”

  楚风见此不免心中有些不忿,充好汉般地说道:“师姐何必求他,我们三人联手擒杀此贼,到时候再搜寻解药也不……啊!!”话还没说完,楚风一声惨叫,胸口已被一柄长剑刺穿,而刺他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师姐陈曼曼!

  陈曼曼素来手段狠辣果决,她早知这胡天福轻功不是他们三人所能及的,于是便捡起地上长剑刺向正在说话的楚风,以此来表忠心。她将剑丢下道:“楚风胆敢冒犯前辈死不足惜!久闻前辈大名,今日一见果真非凡,晚辈与小师妹愿追随服侍前辈。”说着陈曼曼有意将双腿微微张开,让那未有遮挡的私密之处暴露在胡天福眼前。

  胡天福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楚风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心想,这女人好狠,刚刚还在云雨之欢,现在竟然毫不手软的拔剑斩情郎,若留此女在身边,怕是连觉都睡不好。胡天福装模作样咳嗽了两声说道:“咳,老夫向来独自一人逍遥惯了,今日心情不错,饶你们一次吧!”说完脚一踹地便飞身而去,陈曼曼忙问解药,胡天福声音飘来“找你家师傅去~~”

  陈曼曼见胡天福身影远去,她随即冷冷看向小师妹,而此时的小师妹已被刚刚的一幕幕吓得有些失神,见到师姐眼神冰冷才渐渐回转过来,惊声道:“师姐…你……”陈曼曼未等她说完一鞭就照头劈去,任宣儿忙用剑抵挡,怎奈师姐内力高深,长剑被击得脱手而出,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第二鞭又照着面门劈来,她心中想着今日要死在此地了……就在这时,一个极快的身影一闪而过,抱着任宣儿飞驰而去;那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离去的胡天福!胡天福走到一半突然想起,这陈曼曼手段如此狠辣,连交好的情郎都能挥剑斩杀,而撞破她奸情又目睹她残害同门的小师妹岂能留着?!他本不应管别人门派的事,只是这一副稚气未脱的神态,若不救上一救于心何忍。“这小女娃老夫甚是喜欢,借来玩上两日便放还~~~”胡天福声音飘荡丛林中,而身影却已无处可寻了,只留下陈曼曼咬牙看向前方。

  胡天福抱着任宣儿飞了十几里才将她放下,他本想就此离开,但看着被吓得失了神的女娃小脸,大眼睛里泪珠儿打转,他又不忍心就此而去。心想,若把这女娃独自丢在这江湖上无异于送她去死,也罢,干脆好人做到底,把她送回去罢,只不过这大路是不能走的,银蛇帮他自然也是不敢去的,他想了又想,不如送她到嵩山少林寺,少林寺本就离银蛇帮不远,这群秃驴向来吃斋念佛积功德,送个走失的女娃回家这等大功德定然抢着做。胡天福拿定主意后背起女娃朝嵩山而去……

【完】